娱乐
您的位置:亚洲在线 » » 娱乐 » 正文

让我有衣服穿…谢谢电影

核心提示: 导语: 在电影与时尚共同演进的光阴里,它们犹如一对形影不离的两生花,共同见证了女性的进化足迹。(来源:嘉人网)  电影在...

    导语: 在电影与时尚共同演进的光阴里,它们犹如一对形影不离的两生花,共同见证了女性的进化足迹。(来源:嘉人网)

  电影在无限地趋近着事物的完美状态,

  而时尚在无限地刻画着事物完美状态的模版。

  两者相生相济,相辅相成。

  当Grace Kelly穿着黑白洋装出现在《后窗》中时,那惊鸿一瞬,成为影史中的经典形象。

  2017年Calvin Klein为妮可·基德曼设计的礼服裙,也让人们瞬间联想到Kelly在《后窗》中的形象。而当年这件洋装的设计师Edith Head,却正是从Christian Dior创造的“New Look新风貌”中汲取的设计灵感。

  而电影与鞋子,更有说不完的故事。《白日美人》不仅捧红了Yves Saint Laurent的时装,还有Roger Vivier的金属方扣粗跟鞋。《上帝创造女人》中Brigitte Bardot穿着红色的芭蕾舞鞋跳出了电影史上最性感奔放的一段曼波

  在电影和时尚交轨并行的短短百年里,相似故事不胜枚举。而在所有的时尚设计师的访谈中,都会谈及那些经典电影所给予他们的设计灵感。

  1964年Pierre Cardin的“Space-Age”系列标志了这种趋势的开始,硬朗的A字形的连衣裙,银色涂光面料的Go-go靴,成为了这一时代鲜明的标志。1968年,《2001:太空漫游》上映。由Hardy Amies(当时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担任高级设计师)为电影制作的服装,助燃了1960年代的“未来主义”时尚风潮。

  《2001:太空漫游》剧照

  电影中女空乘们穿戴的白色制服裙和蛋形空姐帽,总会让人联想起Audrey Hepburn在《偷龙转凤》(1966)中的“月光女孩”造型,那是专为她打造的“未来主义”新形象。

  《偷龙转凤》中的HEPBURN

  Louis Vuitton2019年春夏发布中,她们有穿着《异形》电影里未来女战士那有着醒目垫肩的铠甲,从未知宇宙的战斗中刚刚返回。有人泰然自若地拿着藏有不明生物的“异形”蛋蛋包。还有的女孩戴着白色的“黑武士达斯维达帽”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  LOUIS VUITTON 2019春夏

  科幻电影几十年来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时装世界。Gucci 2017秋冬广告大片《Gucciand Beyond》中,从太空船到《黑湖妖谭》的怪物,从7000岁的银皮肤外星人到人类始祖的猿人应有尽有。

  Gucci 2017秋冬广告大片

  科幻电影创造的未来世界令设计师们深深着迷,大概是因为那里呈现了关于未来的无限可能:未来,我们在太空里,在平行宇宙里,在二次元里;未来,我们是人类,是外星生物,甚至根本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复制人。未来是昨天,是今天,也是明日,是一切可能。

  继2018秋冬属于科幻世界的赛博格宣言之后,Alessandro Michele将Gucci 2019早春发布选在了暮色中的古墓陵园,鱼贯而入的模特有的手持权杖,黑纱遮面,配装十字架饰品,从迷雾中缓缓走出,带有浓郁的宗教元素。

  作为70年代“意大利铅黄”电影的代言人(杀人狂类型的恐怖片有个专门的名称—铅黄电影GialloFilm),Dario Argento在1977年拍摄的电影《阴风阵阵》(Suspiria)令其声名大噪。

  2018年《Call Me By Your Name》的导演Luca Guadagnino甚至将电影进行了翻拍。而在Gucci的这本《罗马惊魂Disturbia》限定摄影书上,有一张图,如一名表情冷酷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中打量他的乘客,在《阴风阵阵》中便出现过类似的镜头。

  GUCCI2019春夏

  Prada 2019春夏系列中的女孩们梳着俏皮的短发,洋娃娃般的假睫毛,剪裁利落的时装,让人马上联想到米亚·法罗在恐怖片《罗斯玛丽的婴儿》中的经典造型,上世纪60年代的“小女孩”风潮。

  恐怖电影引起了艺术家们对社会焦虑的关注,这种关注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。“我并不想描述恐慌,而是想要传递希望。”Raf Simons的这段话,阐释了他自己大量使用恐怖电影元素的意义。

  在2019春夏系列中,Raf Simons将斯皮尔伯格《大白鲨》的海报印在了衣服上。撕裂的纱裙,被咬断的救生衣带,潜水用具,血染的流苏,捕捞所用的铁链,也都让人想起这部1975年的恐怖大片。

  一部1975年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悬疑电影,也对时尚界影响至深,《悬崖上的野餐》。片中少女们维多利亚时代的白色或浅蓝色裙装,纯洁高雅却充满着那个时代压抑的禁欲气息。每一帧画面都让人仿佛置身于美术馆,欣赏着波提切利的女神肖像和印象派的风景画。

  电影《悬崖上的野餐》

  John Galliano2019春夏女装系列,正是受到了这部电影的启发。原作中那些白色和浅蓝色的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服装,硬草帽,圆形金属框眼镜,蕾丝面料和精致的珠绣被应用进来。

  但是John Galliano运用精巧的构思和材料的混搭打破了这些素材上原有的压抑气息,却保留了其中的高贵与天真,好像为这部电影的开放式结局给出了一个自己的答案。

  JOHN GALLIANO2019春夏

  拥有一双芭蕾舞鞋是每个女孩的梦想。1948年上映的《红菱艳》中,爱舞如命的芭蕾舞女演员佩姬在事业与爱情之间痛苦徘徊,而她必须在两者间做出艰难抉择。片中那双红色的芭蕾鞋令人难忘。

  1956年,年轻的碧姬·巴铎在电影《上帝创造女人》中穿着芭蕾舞鞋跳了一段自由狂野的曼波,甚至跳到中途还将鞋脱掉了。这双鞋由Repetto亲自设计。碧姬·巴铎让芭蕾舞鞋再次流行起来,赋予了一种全新的女性意志—自由舞蹈。

  芭蕾舞与时尚从来就有着深厚的渊源。迪奥先生曾多次为芭蕾舞剧制作服装,其中与罗兰·佩蒂(RolandPetit)在芭蕾舞剧《Treize Danses》上的精彩合作最令人难忘。他领导的“新风貌”服装变革中,很多纱裙都能看到芭蕾舞裙的影子。

  “舞蹈代表了一种凝聚于个体的宇宙动态”,“一切都需源自心灵,需切身体会”,“没什么能比动作更加达意,身体传达的内容可以超越语言”,“我对人类的动作并不感兴趣,但我对他们一举一动的原因深感兴趣”,“故事从身体由内而发”。这就是Maria Grazia Chiur的Dior2019春夏。

  Givenchy2019春夏系列题为“我愿化作你的明镜(I‘llbeYour Mirror)”,艺术总监Clare Waight Keller选用这首1967年的老歌,将镜面的反射概念融合在设计细节中,将男性与女性的标志性元素融会贯通,展现别具一格、心灵相通的纪梵希爱侣形象。

  GIVENCHY2019春夏广告

  这一切让人想起伍迪·艾伦为戴安·基顿量身打造的电影《安妮·霍尔》。喜剧家艾维·辛格在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后,遇到了一心想成为歌星的安妮·霍尔,两人之间逐渐产生感情。安妮·霍尔在片中创造了被当时女性争相效仿的穿法:男士衬衫、马夹、领带、长裤。她被誉为世上最适合系领带的女人。

  19世纪初,在美国那七所著名的女子学院里,年轻的女孩子们穿着白衬衫配格纹A字短裙,及膝的足球袜,健康活泼,聪明好学。这些女孩后来都成为了历史上的杰出女性,而她们在学生时代的这些校服也奠定了后来时尚界的学院风。

  THOM BROWNE2019春夏

  《爱情故事LoveStory》讲述了一对年轻男女的爱情悲剧。两人虽然都同出名校哈佛,却因为家庭地位悬殊而导致恋情受到阻挠。虽然最后有情人终于结成眷属,女主却不幸患癌离世。

  THOM BROWNE2019春夏

  而另一部对学院风有着重要推动作用的电影是1995年上映的《独领风骚》。讲诉富家女雪儿找到生活真谛和真爱的故事。校服套装、迷你裙、菱格纹袜,无处不在的格纹元素,让这部校园片名正言顺地载入了格纹流行史。尤其是雪儿在片中穿的一套十分亮眼的明黄色格纹套装,更是成为经典。

  Thom Browne一直执着于创造一种充满童趣的学院风格。而2019春夏用割裂、撕碎、镶嵌、刺绣、塑造、分类及篡改,将经典的学院彩色格纹、牛津条纹用肆意夸大的鲸鱼与船锚图案破坏,并且加入十分抢眼的水果黄、绿、粉,使服装变得狂野迷人,也更加鬼马精灵。


编辑:shu070103




Tags:让我 衣服 谢谢 电影